图书产品

人文社科
单车日记 作者:胥迭 页码:288 装帧:平装
定价:36.00元
ISBN:978-7-5407-7577-3

胥迭,原名张俊帆。云南东川人,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主修心理学,热爱旅行、阅读。现为意大利银海邮轮员工。

长篇小说《单车日记》由青年作家胥迭以日记体的格式写作。故事讲述了亦师亦友的两个年轻人,先后为了完成心中的梦想——范西集而踏上情感体验之路的旅程。这条旅程,故事中一个隐形的主人公易希在六年前已经走过,并将沿路的所见所闻都记录在日记之中;六年后,本书的主人公小丹根据易希的日记,追随着既是思想启蒙者又是哥哥的易希,再次踏上完成范西集的旅程。六年后的小丹,依靠日记这一承载内心真实情感的载体,在旅途中与已经死去的易希进行了一次生命之间的对话与凝望。在经历和体验旅途中的友谊、勇敢、爱、感激、幸福和怜悯后,小丹按照易希留下来的结构图将这些情感体验合成了一种名为范西集的智慧,从而明白了生命的力量,根植于爱和宽容。


2013年8月15日     晴有阵雨      綦江到松坎镇

我今天的收获比易希大得多,易希只是遇到扎胎这种对他来讲不痛不痒的小挫折。而我则是经历了非常难忘的一天。不管我得到的那种体验是否有效,它的强度远超过我唤醒水平。

让我来跳过其他部分直接说重点。

贵州不是天无三日晴,而是天无三时晴。我今天碰到三次暴雨,虽然我喜欢下雨的天气,之前下小雨的时候,我都淋着雨骑,但遇上暴雨不得不躲,何况暴雨伴随着每分钟至少一次的闪电。

耽误了很多时间,天已经暗下来了,我还是没能骑到松坎,轻微的挫败感在我心中产生,并且难以回避——这时候我又遇到狗的袭击了,一只在房檐下躲雨的土狗在我艰难爬坡的时候吼叫着冲过来。这一次,老子再也不跑了,来不及用任何的技术,我跳下车来。记得张爱玲曾经说过:“千辛万苦行了这么远的路,于荒郊野岭处,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好碰上一条笨狗咬你,那也没有别的话好说,唯有怒吼一句:‘阿拉拔出坐管打死侬!’”

我拔出坐管把车扔一边,直接迎了上去,对那只狗穷追猛打,完全忘记了我是怕狗的。等我打跑那只狗我开始轻微感觉到另一种体验了——勇气。

越往前走,这种感觉越强。小雨又开始下起来,我一个人骑行在黑暗的210国道上,没有手电筒,我试着用了狮瞳,但是周围几乎没有光源,眼前还是很黑,我仅凭借闪电照亮下山的路。方圆几公里内只有我一个人,我不可能退缩,只有前面有住的地方。听着雷声隆隆,我淋着雨从山坡上慢速滑下,我心中无所畏惧,我多想易希现在也在这里,不是因为我怕了,而是因为我希望他也看到那壮观的景象。他轻描淡写的那个峡谷在我看来真是无比壮丽,我看到闪电斜着撕裂整个天空,照亮峡谷,那一瞬间我看到无数雨点被闪电照成银色,不到1秒的时间内,一个炸雷把我的耳朵都震疼了,因为闪电离我实在是太近了。那雷声盖过了山谷中那条河的隆隆声,我高兴得在雨中大声地笑起来,在雨中,我觉得自己像轻灵的滑翔机那样滑下了山,几分钟以后我看到了小镇的亮光,我像是赢得了胜利一样,那种体验远远超过了我的唤醒水平。

任何体验都要达到一定的水平才算有效体验,或者用心理学的话来讲,要达到固有的阈限。这和生理学阈限一样,好比安静环境下,一个纯音要达到一定的强度才能被人耳听到一样,我们获得的那些生命体验也要达到一定水平才行。

今天的这种感受已经足够了。

这不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一辆单车,能否跨越六年的时光,与曾经的兄长再一次并肩?

盘缠在过往岁月中的记忆和情感,在路上时会发酵成哪一种模样?是理想中的高阶智慧——范西集吗?

读完此书,你会深深地感受到,旅行的过程其实就是一次“修炼”自身的过程,提升的是身体的控制机能,丰富沉淀的是对世间万物的情感。也许只有在路上,在无垠的空间中,我们才对自己过往的生命进行漫长而宁静的反思与注视,我们才能发现并离弃当初那个愤怒、孤独和不安的自己,摒弃并超越生命中的负性情感体验,重拾对亲人、朋友甚至陌生人的关怀与体谅,再一次重返浩大生命中那一片久违的澄明与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