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产品

教师读物
中学语文电影课 作者:王开东 页码:280 装帧:平装
定价:29.80元
ISBN:978-7-5407- 7425-7

王开东,中国深度语文践行者;苏州市首届教育领军人物;江苏省基础教育成果一等奖获得者;《教师博览》首批签约作者,多家杂志封面人物,曾培养出多名省市状元。在《人民教育》《中学语文教学》《语文建设》《语文教学通讯》《河南教育》《江苏教育》《教师博览》《福建教育》等省级以上杂志发表教育教学文章500多篇,在《河南教育》《教育故事》《求学》等开设专栏。

著有《深度语文》《非常语文课堂》《我行我素教语文》《教育:非常痛,非常爱》《教育:谈何容易》《高考不怕写作文》等10部。应邀赴全国20多个省市讲学100多场,



本书是江苏省名教师王开东又一全新力作。

作者带着学生看电影,讨论观后感受,激发了课堂热情和能量。结合电影课教学经验,分青春、教育、爱情、战争、励志和伦理六大板块精选20多部经典影片,通过深入阅读和写作分析,探究电影的叙事表达方法、情节架构、人物塑造及其所蕴含的人文精神内涵。附80部必看影片目录。

从文字到文学再到文化,从素材到思维再到思想,作者打通了阅读和写作的通道,开阔了学生的人文视野,提供了解析文本的独特视角,极大地提高了学生的人文素养和写作能力。

本书适合广大学生和教育工作者阅读。




每一个孩子都独一无二

——《放牛班的春天》解读

失意音乐家马修来到“池塘之底”担任代课教师。这所号称“池塘之底”的学校,顾名思义,就是问题学生收容所。面对无法无天的学生,粗野蛮横的校长,马修以自己独有的耐心和智慧,保护孩子,并最终走进孩子的心灵,通过唱歌培养孩子的兴趣,让孩子在音乐的美中自由飞翔,感受到生活的美好和宁静。所有的人都被音乐震撼,并陶醉其中,合唱团的演出还受到了伯爵夫人的赞赏。魔鬼天才皮埃尔被马修推荐到里昂音乐学院,最终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指挥家。

但马修最终还是被校长辞退,当他离开“池塘之底”的时候,孩子们祝福的飞机漫天飞舞,唱诗班的美妙旋律如痴如醉。音乐让人如此美丽,爱心教育如此伟大。马修用音乐给这个“监狱”学校带来了春天,也许,他们的人生从此没有敌对,只有春暖花开。


一、属于谁的春天

马修老师其貌不扬,矮胖,秃顶,动作迟缓,没有一点教师的精气神,完全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但他热爱音乐,热爱教育,更热爱生活。他只是个小老头,不是英雄,更不是伟人。他不敢公开对抗校长,暗恋皮埃尔漂亮的妈妈,却不能勇敢地追求。他自认为是才华横溢的音乐人,但却怀才不遇,穷困潦倒,颠沛流离,在音乐上毫无建树。最后,不得不到这样一所糟糕学校担当代课教师,这也是他一直不敢和校长起正面冲突的缘由之一。因为他在乎这一项工作。

但这恰恰是导演的有意为之。寻找一个外表平淡无奇、事业一败涂地的老师,好让我们专注于他的开拓精神,专注于他的灵魂,关注他给予孩子们春天般的温暖。在某种程度上,沉入“池塘之底”的不仅有孩子,还有马修,马修也沉入了事业的谷底。他们都需要救赎。

马修最初进入校园,首先就是校工被学生的陷阱弄伤;然后,是孩子们偷叫马修“秃头”,被校长责罚;再然后,是前任告诉马修,自己离开学校的原因是手臂被学生弄伤,缝了十针,提醒他学校“治安准则”:犯规,处罚。

最后,马修走进了教室,迎接他的是鸡飞狗跳,学生们无所不为的戏弄开始了,如往常一样,孩子们早就给老师准备了下马威。

这个时候,所有人还不知道,属于他们的春天就要来临了,从一个秃头老师那里吹来了他们人生中第一缕春风。

起初的马修也是举步维艰,在他眼里,再顽劣的孩子也始终是个孩子,孩子是上帝派来的天使。他帮助孩子们保守秘密,向校长掩盖学生们的错误,甚至偷偷告诉孩子们校长提问的答案,带着他们在阳光下春游。当然,他也一直在寻找,直到契机的出现。每个孩子都是天使,音乐的美藏匿于孩子灵魂的深处。

灵魂的工程师,触动了孩子的灵魂,于是,动人的不仅仅是孩子美妙的声音,旋律的本身以及可爱的歌词都美得像四月的微风。马修教给大家的不仅仅是音乐,还有爱,包容,谅解……

这是真正的教育,当音乐散去,孩子留下的才是真正的教育。一个曾经被音乐熏陶过的灵魂,和不曾被音乐滋润过的灵魂是截然不同的。

所以,放牛班的春天,属于放牛班,属于放牛班的老师和每一个学生。他们应该互相感激,彼此都是生命中的重要他人,都是生命叙事的重要参与者,因为相遇,改变了各自的人生。孩子们帮助马修迎来了“创作上的春天”,创造一个卓越教室的成就感,还有教育事业的高峰体验;孩子们也应该感谢马修,是这样一位伯乐,帮助他们挖掘出美丽的歌声,还有比歌声更美的崭新的自己。

陶行知先生说:“教育的最高成就就是师生创造值得彼此崇拜之活人。”马修和他的学生做到了。


二、爱是教育的根本语言

我常常会想,假如马修不是一个音乐家,失去了音乐的熏陶媒介,他的教育还能否成功?

音乐的确功不可没,但重要的不是音乐。如果没有音乐,马修依然可以寻找到其他的契机,比如诗歌,如《死亡诗社》中的基丁,再比如逻辑的美,如《心灵捕手》……

所以,不在于哪一种教育手段在起作用,而是教育手段背后的教育思想。促进学生根本转变的貌似是音乐,实质上是音乐后面马修那一颗温暖的爱心和期待眼神。

爱是教育的根本语言。它甚至远远超过了教师的责任感。责任感可能是职业使然,而爱则是天性使然,天性使然的东西,更值得心灵的珍藏。夏丏尊先生说:“没有爱就如同池塘没有水,没有水就没有池塘,没有爱就没有教育。”

很多老师也常常强调爱心教育。但要命的是,我们把爱心教育当作了一种手段,希图用这种手段达成某种教育的目的。功利化的爱一钱不值。爱德门说:“爱如果为利己而爱,这个爱就不是真爱,而是一种欲。”爱就是爱,只是爱,不添加任何的附属。因为爱,所以爱。

不妨研究一下马修的对立面——“池塘之底”学校的校长。他制订了“行动—反应”的惩罚制度,雷厉风行,进行压迫式管理。在这里,教育的方式只有一个:惩罚。关禁闭、一个月公共服务、取消所有娱乐活动、打板子成了孩子们的家常便饭。在这种高压态势下,孩子们看不到希望,看不到光明,永远只能是一片灰色,进而孩子们也成了灰色的一部分。在校长的眼里,永远只是负面惩罚,永远只盯着孩子不能做什么,很少对孩子进行正面的引导,很少告诉孩子应该做什么,怎么做。

马修老师全然不是这样。他是完全的理解主义。他总是站在学生一边,竭力为犯错的学生寻求庇护,保护他们不受伤害,试图理解他们的所作所为。然后,用全部的爱来帮助他们走出泥淖和困境。马修的爱不掺杂一丝一毫的杂质。直到最后,因为孩子被辞退,他也无怨无悔,最终无声无息地离去。

马修把学生当作人来尊重,当作活生生的人来教育。他首先给予孩子安全感,没有安全感的教室不可能是润泽的教室,孩子一旦失去了安全感,就会用破坏来争取自己的安全空间。为此,他采取迂回战术,尽力和校长周旋,努力给学生争取一点自由的空间。星期六是一个孤儿,马修给予了他更多的关爱,几乎成了他事实上的父亲,给他盖被子,保护他免受侵犯,满足了他归属和爱的需要。而面对皮埃尔,这个天使脸孔、魔鬼心灵的音乐天才,马修春风化雨,认真导引,为他搭好了音乐的天梯,使得他青云直上,满足了他自我实现的需要。

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差生”,只有差异生,马修对他们一视同仁,在平等的基础上,让天才散发出独特的光芒,进而成为独立思想和自由灵魂的人。而教育的本质就是用思想和灵魂造就完善的人。

马修的爱之伟大,在于纯粹。他没有想到回报,反倒是冒着与校长作对的风险。他像一个传教士一样孜孜不倦,甘于燃烧自己,点亮别人。影片的最后,马修暗恋的皮埃尔的母亲找到了归宿,而恰恰在此时他也被校长解雇,情场职场双双失意的马修,并没有后悔自己为学生的付出,反而痛斥校长的冷酷和自私,带着尊严和风度离开了学校。

那个时候的马修,比任何一个教育工作者更有风采,更有精神的质地,他虽然普通,但却能高擎着自己的灵魂而活着。


三、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中国有一句俗话,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这是有缘由的。人的生命有两个方面,一个是肉体的生命,一个是精神的生命。父母给了我们肉体的生命,老师给了我们精神的生命。这两种生命一样高贵。

实际上,马修在很大程度上担当了父亲的角色。表现在两个孩子身上最为明显:一个是皮埃尔,一个是佩皮诺。

马修发现了天才的皮埃尔,而皮埃尔这破坏欲之王,也的确让他大费周折,他用全部的爱心理解这个孩子,小心翼翼地探测和保护这个孩子,并逐渐赢得了皮埃尔母亲的爱。这个时候的马修,某种程度上代替了这个私生子的父亲的角色。而马修的父亲角色扮演得天衣无缝。他不是一个成功人士,他是芸芸众生中的普通一员,扔到人群中寻找不到。这是一个理想的父亲形象,他不会粗暴,他对我们很好,有更多的时间和耐心陪伴我们,允许我们犯错,从不打骂。更重要的是,他还不够强悍,我们完全没有压力,不会活在他的阴影之下。

要知道,很多文艺作品中,父亲这个角色都是缺席的。因为父亲既是孩子的保护者,也是家庭规则的制定者。父亲的角色不打碎,孩子就没办法赢得完整的自我。

马修完全有可能成为皮埃尔事实上的父亲。但在马修和皮埃尔母亲约会时,倔强的皮埃尔用一个墨水瓶警告了马修。马修苦心经营的爱情夭折了。皮埃尔的母亲也最终跟随一个机械师离去,只留下马修一个人在汽车扬起的灰尘中仰天长叹。

马修的爱情注定夭折,这个论断非常残忍。在皮埃尔的眼里,作为教师的马修是优秀的,但作为一个男人马修是失败的。因此平凡普通的马修只能像父亲一样对他,但却不能真的成为他的父亲。他的相貌、他的职业都不配真的成为他的父亲。马修实在太平凡了,自命不凡的皮埃尔拒绝这样的人,但却不拒绝他像父亲一样爱护自己。

倒霉的马修虽然认真教育了皮埃尔,但最终父亲的天性,使得他原谅了孩子,让他在晚会上大出风头。

教师的真正的悲剧在这里。他们总是很难真实地获得优秀学子的热爱。

多年以后,功成名就的大指挥家皮埃尔衣锦荣归,这个时候满头白发的佩皮诺找上门来,带来了放牛班的音乐笔记。然而,皮埃尔已经完全忘记了那个秃头老师的名字。优秀学生的通病就是自私,他们获得了老师更多的爱与付出,他们都被宠坏了。久而久之,他们就把老师春风化雨的爱当作天经地义,理所当然。那些曾经改变他们命运的重要时刻,在成功后逐渐被他们有意识地忘记。他们也许记得那个人,但却忘记那个人所做过的一切。这样他们才能骄傲地告诉自己:“我所取得的所有荣誉,都是靠我自己,我不欠任何人,我无须感恩。”

每一个老师都会津津乐道自己的得意门生,但有多少优秀的学生会在某一个寒夜给老师一个温暖的短信,一个亲切的电话,一次短暂的拜访?

佩皮诺则不同,他是一个完全的孤儿,他需要一个真实的父亲来满足他星期六回家的愿望。为此,每当星期六,他都要抱着一个小熊,等待着父亲接他回家。他永远在等待,他的戈多永远也没有来。等待似乎成了他的一个仪式。

这个傻乎乎的小男孩,考试的时候,跟邻桌套近乎,却得到一个5+3=53的答案。他睡觉时踢被子,马修老师给他盖;受到蒙丹欺负时,马修老师像老母鸡护小鸡一样护住他;校长提问他时,马修冒着生命危险,给他提供答案,他却误会了,错得离谱。但那有什么关系呢?

一个父亲总能够原谅孩子所有的缺点和错误。

直到马修被开除,一直很傻的佩皮诺,敏锐地感觉到大难临头。一旦马修离开,自己将永远得不到父亲,自己星期六的等待,将永远只能是一场空。因此,他收拾了行李,抱着小熊,跟随着马修。马修的搬家汽车第一次停下,然后,再开,第二次停下,才带走了佩皮诺。

这是马修的挣扎。事业无着、爱情无着的马修,真的能够承担一个孩子的抚养责任吗?他不可能不有所犹豫;但最终马修选择了承担,师者,父亲也。

而作为观众的我们,也期待着佩皮诺跟随着马修。正好满足了我们对马修老师的亏欠。毕竟有一个孩子跟马修走了,并把马修当作父亲。同时,这也提醒我们,其实我们也需要一个父亲。但是我们不敢或者不愿承认,只有懵懵懂懂,不通世故时,我们才会安享最朴实无华也是最真的世间大爱。

四、的确有教不好的孩子

教育界流传着一句话,没有教不好的学生,只有不会教的老师。

这句话如果作为教师的一种自我激励,我觉得是一句好话。但如果作为一种真理,那绝对是一种谬误。首先这里的“好”很难界定;其次,“好”的参照对象是什么,并不清楚。如果降低“好”的标准,“好”的参照只是教育对象自身的话,那还有一些可能性。舍此,则是绝对的谬误。

由于人天性的趋利避害,教育过程中的非连续性,以及各种各样的复杂原因,的确有教不好的学生。

可贵的是电影并没有认为教育是万能的。蒙丹就是一个例子。

教育对象中,有两种人特别不适合教育。一种是天才,一种是傻瓜。

天才因为不能测量,又不能受到约束,因而极难适应教育。傻瓜则是不能接受,甚至无法被灌输。

皮埃尔和蒙丹就是两个鲜明的对照。

极度敏感的皮埃尔,是一个极度自尊的音乐天才。他人即地狱,他蔑视一切主流价值观,将创造力化为破坏力。他为了亲眼证明自己的母亲不是妓女,冒雨逃学去偷窥自己母亲的工作;他为了维护自己的自尊心拒绝参加合唱团,却又在私下里偷偷练习。皮埃尔有着极美的嗓音和超强的乐感,这让马修格外惊喜,于是他有意对皮埃尔进行培养。不过皮埃尔毕竟性格孤傲,为了维护属于自己的东西,竟然用墨水瓶砸向正在和他妈妈聊天的马修。为此,马修把他开除出了合唱团。在给伯爵夫人表演的当天,马修却意外地让皮埃尔参加了。而此时此刻的皮埃尔眼中流露出的是骄傲、喜悦,最重要的是感激。

皮埃尔最终成了一名世界级的音乐大师,这也是电影所渲染的马修教育的巨大成功。但这种事实上的成功,也未必就是真正的成功。当马修被开除出校的时候,皮埃尔只是和其他孩子一起扔下纸飞机,并没有更多的表示。在他成名之后,他从来没有感恩曾经帮助他的马修,甚至于忘记了马修老师的姓名。而且他还阻止了母亲的恋爱,使得机械师最终也未能和他母亲走到一起,让自己的母亲孤独终老。在参加母亲的葬礼时,他也是孤身一人。也许所有的天才都是孤僻的。

马修对蒙丹的教育并未成功。与皮埃尔的天才相对,蒙丹普遍被外界认为是弱智,他之所以来“池塘之底”,只是为了完成研究者有关弱智人群如何适应环境的课题。这就决定了所有人对蒙丹的另眼相看,也包括马修的潜意识里对他的提防。

由于蒙丹欺负佩皮诺,不让他睡觉。马修还和蒙丹严正交涉,两个人剑拔弩张,差一点拳脚相向。对于马修的唱诗班,蒙丹虽然有一些好奇,但并不买账。他和马修的关系,或者说,他们的矛盾并没有化解,只是相安无事,互不敌视而已。实质上就是井水不犯河水。

校长的十万法郎被盗,理所当然地认为是蒙丹偷窃。

“那十万法郎到哪里去了?快说!”校长气急败坏地呵斥着。

蒙丹沉默着,只是以不羁和不屑表达自己的轻蔑。蒙丹的挑衅激怒了校长,招来了校长的拳打脚踢,在闭眼挨打几次之后,蒙丹突然蹿起身,用被铐住的双手死死锁住校长的脖子。若非马修和另一位老师的及时解救,这位习惯以暴力解决问题的校长也许就被蒙丹解决了。

随后,蒙丹被送进了监狱。马修前去送行。在出学校门的时候,蒙丹回头看了马修一眼,然后,诡异地一笑。

这一笑意味深长,马修当时就呆住了。他弄不明白这个笑容背后的真实意图。

其实,这一笑,宣告了马修教育的失败。

笑容的内涵是,“嘿嘿!等着吧,我会回来的,我会回来报复你们每一个人的”。

蒙丹终于潜回学校放了一把火,只是马修带着学生春游,侥幸躲过一劫,否则所有人都将化为灰烬。也许这里也有一个强烈的寓意。如果,没有马修的合唱团,那么,所有的孩子都将在“池塘之底”中化为灰烬。

马修用爱拯救了皮埃尔,校长的以暴制暴却制造了蒙丹,校长打蒙丹,蒙丹就会勒死校长,教育是要传染的。

五、没有句号的尾声

“池塘之底”,对于马修而言,并不是一个完美的梦,甚至还带着委屈和遗憾的汗水。这个矮胖秃顶的男人,用他的善良和责任,拯救了一帮石沉池底的小天使,发现了一副天造地设的好嗓音,邂逅了一场没有结果的爱情,击败了一个冷漠而粗暴的校长,但自己也同归于尽。

马修的拯救是有限的,甚至他连自己也没有得到完全的拯救。但他就像那个海边的小男孩,尽管不能把所有潮水带到沙滩上的鱼都扔到海里去,但能扔多少是多少。因为,每一条小鱼都会在乎,每一条小鱼都是一个独特的生命,都是独一无二的。

马修种下了种子,那么,这些种子,自己就会顽强地寻找阳光,寻找水源,绝不会自暴自弃。

马修被开除了,校长不准他和孩子们告别。当马修拎着自己的皮箱,从教室下面走过,那个时候,他一定会想:为什么孩子们不来送我?难道人的冷漠真的像冰山,温暖如春的音乐也不能融化?

走着,走着,突然,他发现地下无数的纸飞机。一抬头,无数的纸飞机在蓝天上飞翔,如同纷纷扬扬的大雪。马修的眼睛湿润了,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心灵即便蒙尘,但只需一眼,就会拂去久落的风尘。


风中飞舞的风筝,请你不要停下

飞往大海,飘向高空

一个孩子在望着你

在那暴风雨中,你高昂着翅膀

别忘了飞回我的身旁

全国知名青年语文老师、高考作文研究专家、《高分作文》杂志特约编委、江苏省高中语文新教材实验先进个人、江苏省首届十年基础教育成果一等奖获得者王开东,根据多年语文教学经验,对20多部经典电影进行了深度赏析,为老师和学生提供了文本解读、写作案例示范。附录的80部必看电影推介,按照不同的学习阶段,层级推介适合学生观看和学习的电影。本书十分适合老师和学生阅读。


名家评荐/媒体评论

让写作文像看电影那样开心,让看电影成为写作文的好话题。开东的作文电影课把名著阅读、名片欣赏和中学作文结合起来,是一种有益的尝试。

——朱永新 民进中央副主席,新教育实验发起人


用学生最喜爱的电影为载体,突破学生最不喜欢的作文,可谓神来之笔,匠心独运。

——沈国芳 南京师范大学电影电视系主任、教授


家长根据作者提供的观影目录,带着孩子看电影,有助于走进孩子心灵,与孩子一起成长。

——卢勤 “知心姐姐”,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原总编辑


最喜欢上语文课跟着王老师看电影,观看一部经典电影,其影响并不亚于阅读一本巨著。每每回忆起东哥的语文课,总会想起那些带给我们惊喜、欢乐、感动,激发出我们的思想碰撞

的电影课。

——武瑞欣 北京外国语大学德语系一年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