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产品

中外文学
《马强壮精神自传》 作者:朱山坡 著 页码:189 装帧:平装
定价:30.00元
ISBN:978-7-5407-8125-5

朱山坡, 19738月出生,汉族,广西北流市人。早年主要写诗,2005年开始发表小说。著有长篇小说《懦夫传》《风暴预警期》等,出版有小说集《灵魂课》《中国银行》《喂饱两匹马》《把世界分成两半》《十三个父亲》等,曾获得首届郁达夫小说奖、《上海文学》奖等多个奖项。现供职广西作家协会;江苏省作家协会合同制作家。

  农村“知识分子”马强壮怀揣梦想来到K城,饱尝艰辛,屡受挫折,理想遥不可及。在一次冒充高级厨师前往中国大酒店应聘时,被保安王手足打了一记耳光,从此精神错乱。

历尽荒唐的马强壮,在K城街头自由自在地游走。他能否发现人生的真相,最终与现实、命运达成和解?谁知道呢。

有的作家写完一个小说之后,往往有一种莫名的兴奋感。似乎是,整个世界都在等待这个小说的横空出世。他的许多话在小说里没有讲完,或者无法言说,需要以创作谈的方式再唠叨一会。也有的作家,小说完成之后,炽热的火堆也随之熄灭,多说一个字也不愿意,像一个母亲分娩之疼消退后,对生育之事变得羞于启齿。我近似后一种。如果作为一个母亲,我的心态是不正常的,至少可以被诊断为“产后精神病”。

在精神病理上,有自我诊断的参考数值。我曾经做过类似的精神疾病自我诊断的“游戏”。结果令人哑然失笑:我的精神,是不是病了?

裸体站于镜前,仔细打量自己。肉体还算壮实,五官端正,道貌岸然。回顾日常言行,中规中矩,无过多出格之举止。但依照自我诊断报告,我的精神分明不甚正常,虽然不千疮百孔,却也危机四伏。夜深人静之时,低下傲慢的头,心平气和地审视内心,依稀看到了自己灵魂深处若隐若现的丑恶,像藏在鲜花里的毒针,像航道中的暗礁,像暮色里的陷坑。

“寡人有疾”而不自知,自知而不治之,治之而无法愈之,岂不危乎?

早几年前的一个无聊的黄昏,在等待晚饭之隙,无意中阅读K城晚报,一则“有图有真相”社会新闻吸引了我。一个神经明显错乱了的青年在报纸上张牙舞爪,面目狰狞而痛苦。细看报道,事情是这样:这个青年和另一个青年吵嘴,激怒了后者,被掴了一记耳光。打耳光的青年在挥手瞬间恢复了部分理智,控制了力度,耳光打得并不坚决,也不十分响亮。但被掴耳光的青年精神顷刻崩溃了,陷入了万劫不复之境。从此以后,脑子里像困住了一窝马蜂,乱哄哄的,彻夜不停。他徒有强壮的身躯,再也无法正常工作生活,他被排挤出正常人之列,成为人人警惕和歧视的“癫佬”。寻医问药,无济于事,苦不堪言,一生被毁,奈何?遂将打耳光者告上法庭。被告律师经过调查,发现原告一直挣扎在社会底层,屡屡受挫,生存艰难。泰山压顶,长期不堪重负,离精神崩溃只有半步之遥,而那一记耳光只是“临门一脚”而已。官司胜负尚没可知。然而,我们被警示:不要轻易把耳光甩给那些站在悬崖边上的人。不要说一记耳光,就是一句辱骂甚至一个轻蔑的表情,都会给他们致命一击。此后很久,我反复咀嚼着这句忠告,报纸上那副迷茫狂躁的面孔一直在我眼前晃动着。这便成了小说的起源。

小说的主人公叫马强壮,经常被警察列为疑犯。整个小说就是马强壮在公安局里自言自语、叨叨唠唠的“供词”。你听或不听,他都在滔滔不绝地诉说。

马强壮似乎就是阿Q的现代版,但朱山坡的长篇小说《我的精神,病了》以一个偏执狂为观照对象,借助意识流、荒诞等手法表现个体内心生活的真相。作者以第一人称视角讲述了一个农民工在现代都市的荒诞遭遇及其心理变异过程。不同的是,他有时又表现出某种反省,但这种反省是不彻底的,带有很强的游离性质。因此,他的思维方式是精神胜利法在现代社会的变种。由此看来,朱山坡的贡献在于,他把阿Q精神从上世纪初的乡镇移植到新世纪的现代大都市,在新的时代背景下继承了鲁迅的精神谱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