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产品

文化生活
“驴爸”走世界系列之 峡 湾 短 笛 作者:范良君 页码:365 装帧:平装
定价:39.80元
ISBN:978-7-5407-7745-6
范良君,1947年生,上世纪70年代起常有文章见诸报刊,出版儿童文学集《神奇的写字板》与散文集《心系药业》《药颂》。老有所乐,当起“驴爸”走世界,行走六十余国,68岁登上南极,并撰文近200万字,推出著作《还愿西欧》《域外行吟》等。现为“今日头条”原创作者,继续创作“‘驴爸’走世界”系列。

本书作者在花甲到古稀之年间,遍览世界各地,从峡湾到南极,从北欧到美洲。《峡湾短笛》是作者记述其游览美国、澳大利亚以及欧洲各国所见所感的随笔集。作者将生命的热情洒向各地,也通过笔端留下他关于世界历史与文化的敏锐观察与独特思索,展现老一辈人执著探索的历史眼光和全球视野,同时也以高昂健康的精神状态和勃勃生机,为老年群体做出了积极的引导和典范。

这本书起初的名字是“旅行,我的第一个十年”,字数太多,也不够“响亮”,但标题中的“十年”倒是说了个大实话。我真正意义上的出国旅行,应该是从 2006年算起,至今正好十年!在这之前我也出过国,并且有文字见诸报端,但那都是公费的出国学习、考察什么的。2006年我的西欧十一国之行全系自费不说,其意义非同寻常,我将自己的六十大寿“寿宴”安排在巴黎,虽然光临“宴会”的仅有我老妻一人,但十余天的西欧之旅让我零距离“结识”了欧洲文艺复兴时期的画坛三杰达 ·芬奇等,欧洲早期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崇尚科学、追求真理、锐意变革的忘我精神,感染、教育了正处于人生低谷时期的我,让我猛然觉悟到自己的人生道路并没有因为我含屈告别国企而终结,自己年轻时所立下的志愿还有待我继续努力予以实践,于是就有了我花甲之后的“十年坚守” —边工作、边旅行、边写作 —方才有了记录这次心灵之旅的《还愿欧罗巴》,也方才有了这套记录我在近六十个国家的旅行随感的作品。

我十多岁时就尝试进行文学创作,写过小说、吟诵过诗歌,也尝试着写了一些文学评论。致力于旅游文学与我热心旅游大有关系,而且,我以为自己年纪不小,算是有些阅历,旅行中遇见、听见什么,总会联想到自己经历过的许多往事,并从中琢磨出一些道理,于是,我就决心在旅游文字上走一条自己的路:不仅仅告诉读者哪些地方有些什么景致,哪里的路该如何走,照片应该怎么拍,更多的是将自己的真情实意与感悟写出来传达给读者。

当我在埃及早上三四点就被宾馆旁宣礼塔传出的高亢的宣礼声吵醒时,我没有因此心生不满,脑海里随即想到的是信仰的存在对于现代人的意义,总觉得不再为生计发愁的我们身边还缺少点什么。

去了朝鲜,我对老子的“小国寡民”有了自己新的理解,凭票购买生活物资的事我在少年时就见识过,一点也不以为怪;但结合当今中国的现实,我想与读者共同温习的是老子的另一段精辟论述,“不尚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盗”,想急切对读者诉说的是:两千多年前老子的这些话对当今我们中国人的生活也颇有现实意义。

在新西兰吃了颗名为“奇异果”、实为猕猴桃的水果,我想到的是鲁迅的“拿来主义”对于正在从事经济建设的人们兴许也有些“使用价值”;在伏尔加河的游轮上,我对俄罗斯丰富的水资源打心里表示羡慕,为自己祖国水资源的短缺而着急,更为我与我的亿万同胞过度开发利用有限的水资源而深感忧虑。

我所游历的国家有曾经的老牌殖民主义列强,也有长期遭受殖民统治、至今仍位列“发展中”行列的国家,尽管导游不会在旅行途中向我们游客有意提及一些有关殖民主义的“敏感话题”,但本能却让我在文章中直面历史与现实,坦然论及自己对这些历史问题的认识。我在柬埔寨、印度尼西亚与埃及旅行中分别了解到的吴哥窟、婆罗浮屠以及古代埃及象形文字这些历史遗迹、遗产未为本国学者所继承,而是“仰仗”某英国官员与某法国学者“发现”“发掘”方才“重见天日”,同时联想到同一时期一个叫“英吉利”与一个叫“法兰西”的“强盗”一把火将“万园之园”的北京圆明园烧为灰烬的历史事件后,不禁发出这样的感叹:“贫穷、落后,自己的命运或将听凭他人拿捏。”(见《印尼三问》)

法国思想家帕斯卡说“人是能够思想的苇草”,“我们的全部尊严都在于思想之中”。我希望我自以为的有“思想”的文字能够给广大读者当一个好的“向导”,帮助人们明白自己应该怎样面对其他国家与民族优秀文化的影响,从而改善、改变自己的人生,服务于自己祖国的变革与建设。

当今的中国,思想活跃,信息沟通快速、便捷。作为一个行将迈入“古稀”的老人,我的思想难免会打上我曾经生活过的那个时代的烙印,其实,即使是花甲之年以后的我,思想也不是一成不变的,更何况我经常地满世界跑呢? 2006年,在我以为的我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出国旅行时,我就对导游托尼的关于具有悠久历史的文化既可成为后人的精神财富、亦可变成阻碍人们进步的“包袱”的观点表示赞同。后来去了埃及、希腊、印度、土耳其,还有中南美诸国,了解到历史上的无数次东征西伐让一些古老文化在铁蹄下化为灰烬的事实,我对中华文化得以延续至今感到庆幸,为自己能作为炎黄子孙的一员而感到无比骄傲。一时间,我心中那座万里长城蓦地变为一尊宣示中华历代祖先坚决维护中华文化的丰碑!类似这些看似矛盾的“思想”在本书里面肯定还会有,尽管如此,我在整理出版这本书的时候并未将其一一订正,以求统一;我以为,这样做会让自己的文字显得更真实。

话虽这么说,我也明白:我是在写游记,而不是写政论文章,更何况,旅游本应是一件轻松愉快的事,让一些严肃的政治话题无休止地去

“考验”人们的神经也有失妥当。在表达自己感悟、发表自己观点的同时,我也密切关注自己文字的知识性与趣味性,希望通过我的文字将更多的知识性内容介绍给读者,把异国他乡的美尽可能多一些展现给大家 —肯尼亚的草原、芬兰的湖、吴哥的石窟、埃及的塔、墨西哥的壁画、罗马的雕塑、新西兰的羊驼、南极大陆的企鹅……其实,在文章中专注于景致的描写与名胜古迹的介绍,远比在文章里谈古论今让我感觉轻松。比如,写哥斯达黎加、写泰国普吉岛、写尼泊尔,许多次,我为自己终于将我心中“异国他乡”的美,将自己通过理论与实践掌握到的一些新的知识介绍给读者而兴奋不已,我享受到了写作的无穷乐趣。

在国外走得多了,我越来越深刻地感受到,旅行对于我是一种非常好的学习方式;当然,所需经费是够高的,人也累,经常因为换乘、转机而被困在“囧途”,那一刻,年过花甲奔七十的我还真有点像余秋雨先生在《阳关雪》一文中写的那在荒原上飘扬的苇草:疲惫、虚弱。但当我在现实生活中遇见这样的境况—我过去在书本上看到、了解到的“二维”的画面,在我亲身到了那儿后,这些国家、这些地方顿时就“三维”了起来—我常常就“忘乎所以”,不愿停止自己的步伐了!

有人说旅行究其本质是行走:行百里者,看周遭事;行千里者,阅世间情;行万里者,穷天下经。行走万里,我似乎做到了,穷天下经 ,可不敢吹这个“牛”,我就在“行走”二字上“做文章”得了!

行走,从花甲行走到古稀!于是乎,“‘驴爸’走世界”就这样替代了“旅行,我的第一个十年”,最后被确定为这套书的名字了!

十几年,他遍游北欧到南美,脚步不停

六十岁,他登南极、游世界,燃烧热情

六十多个国家,他眼中的世界与你不尽相同

“驴爸”相信:人生六十刚开始!


>> 作者以其丰富的人生阅历和发散性思考思维,因此对旅行过程中的所见所闻颇具年代色彩,给人不同的观察和欣赏的视角。书中展现的时代与生命、空间与心灵的融会贯通,都显出这本游记的独特价值。

>>古稀老人花了十几年间遍游世界、登南极,作者将生命的热情洒向各地,也通过笔端留下他关于世界历史与文化的敏锐观察与独特思索,展现了老一辈人执著探索的历史眼光和全球视野。全球的视野和不息的生命力,为老年群体做出了积极的引导和典范。

>> 作者漫游世界各地时,面对至纤至微之事也能感慨万千,胸中情怀无限,但自此可以窥见当代中国老一辈实干家的思想历程。

>> 本系列获“湖南海外旅游”“北京时代国旅”及“今日头条”的隆重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