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产品

文化生活
在难熬的日子里痛快地活 作者:(日)佐野洋子 页码: 装帧:平装
定价:38元
ISBN:978-7-5407-7928-3
 

佐野洋子(Sano Yoko)(1938-2010

日本绘本作家、散文家。

生于北京,1947年回到山梨县,之后移居静冈县,毕业于武藏野美术大学、1962年作为插画师就职于日本桥的白木屋宣传部,随后离职成为自由职业者,从事海报、插图等绘画工作。1967年约半年时间在德国柏林造型大学学习石版画。1971年出版绘本《山羊搬家》作为绘本作家登场。1975年出版《老伯伯的雨伞》,获产经儿童出版文化推荐奖。1977年出版的《活了100万次的猫》成为日本长期畅销书。2003年,再次以《老伯伯的雨伞》和《活了100万次的猫》荣获日本政府颁发的“紫绶褒章”。佐野洋子创作形式多样化,包括铅笔、毛笔、油画、水彩、亚克力等,笔法豪迈,画风独树一帜。在日本,她被誉为“一位能够打破大人与小孩藩篱的绘本作家”。

其它作品还有:《我的帽子》《没有神也没有佛》《那可不行哦》《大树,我饶不了你》《静子》《朋友无用》等。

《在难熬的日子里痛快地活》是佐野洋子最后五年的生活散文,写下了她的日常生活,有她对食物的记忆,对各种人、事、物的观察,以及面对老年、独居、死亡的种种看法,看似很琐碎的一些事,但她用淡然与豪爽的笔触,为这最后一步写下精采痛快的一页,让人在阅读过程里看见她的豁达,并偶尔会心一笑。这将是影响长寿世代最深远的一本书,受用而畅快。
  健忘沮丧,罹患癌症,因为看太多韩剧导致下巴掉落。然后煮饭,吃饭,上厕所,洗澡后上床。虽然人生很麻烦、很辛苦,但只要吃饱睡足,就可以过日子。“无论到了几岁都要积极进取。”像是一种强迫症不断对我们洗脑,慵懒、归于平淡的心反而轻松。

 

第一次治疗的时候我问医生:“我还能活多长时间?”

“进安宁病房的话两年左右吧。”

“到死之前还需要花多少钱?”

“一千万日元。”

“我明白了。那么请停止化疗,也不用再做延长生命的努力,尽可能让我过普通的生活。”

“好吧。”

(就这样过了一年)

我是自由职业者,也没有退休金,一直担心活到90岁可怎么办,所以我一直在一点点地攒钱。所以现在这样也很幸运啊,可以把钱都花掉。

回家的路上,我就去了附近的捷豹车代理店,指着一辆的英国绿的车说:“就买这辆了”。以前作为爱国主义者,就算是一时冲动,我也绝对不会买外国车的。

车买来了以后,在开车的一瞬间,突然有种“啊!我这一生就是想找这样的男人,却没来得及找到”。座椅对我说:“我要好好保护你。”,它不会提供任何不需要的服务,但是我心底自然而然地对它充满了信任。我这辈子最后时刻开的是捷豹车,运气真是太好了。

后来,我听说有个嫉妒我的朋友和别人说:“佐野开捷豹车不合适啊。”你在说什么啊?就因为我是贫穷百姓家的孩子我就不能开捷豹么?我心想,如果把话说得损一点:你也可以买啊。你要能早点死,也能买一辆捷豹啊。我的理想是七十岁死。这世间真的有神明,我一定是神的好孩子吧,结果您计划得这么得当。

刚买了一周的捷豹车,就到处是伤。我倒车入库的水平太差,况且家里的车库也是太小了。我每天开着到处坑坑洼洼的捷豹,而且乌鸦每天在机箱盖子上拉屎。

如今,我已尽到所有的义务和责任,孩子也都长大成人,母亲也在两年前去世了。

我没那么热爱工作,不喜欢做的事到死也仍然不喜欢做,没有很想做的因为没有做而还不想死。当知道只剩下两年可活,折磨我十几年的抑郁症也基本消失了。真是太奇妙了。

得了癌症以后,我的人生突然充实起来,每天都过得很快乐。

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也就获得了一种自由。感谢我的父亲。想起父亲的训话,每到晚饭的时候,他都一定会训话。其中有一句是:“就算自己心灵扭曲,也不去向医生求助,即使医生就在身旁。但为了治疗小拇指的伤痛,即便不远千里,人们也要去。”那时的我认为,如果自己的心灵扭曲,是发现不了别人心灵扭曲的。父亲还有一句是:“有人只读过一本书,也可以被称为专业阅者。”昨天,一个偶然的机会,我邂逅了这本书。那就是林语堂写的《生活的艺术》。我也许是中国人吧。这本书让我感触颇深,反思自己读过的书,应该为什么而活,幸亏在我死之前有缘看到了这本书。还有一句“不要吝惜金钱和生命”,这是父亲对我们这些不懂事的孩子说了大概有一百遍的话。所以,可能是因为这句话,父亲一直很贫穷,五十岁时就死去了。

我不相信生命比地球更珍贵这类的事。

花了几亿元去做移植脏器手术的人和伊拉克的孩子的生命并不相同。

我不是惜命的人。

十一岁哥哥和四岁的弟弟,像伊拉克的孩子一样死去了。

失去孩子的母亲的悲伤可能真的比地球还沉重。

乐乐堂有点不好意思地对我说:“佐野,你且先行一步,在那边的世界给我也准备一个好点的环境。至少要像现在这样,能坐下来聊天。”

我并不怕死,但是我真的不希望我喜欢的朋友死去。死亡的意义并不是来自于自己的死,而是来自于别人的死。

别人看我总是精神饱满、心情舒畅,总会对我说:“看起来你能活得最久。”这反而动摇了我对待死亡的自信,可真是一件伤脑筋的事情。

人总是自以为自己不错。虽然有些事回想起来觉得简直丢脸到家了,可我仍然认为“我的一生没有白过”。按照对自己有利的方向来总结自己人生的人不只我一个吧。

我拜托乐乐堂一件事:“能不能帮我找五个有蛸唐草图案的,这么大小的盘子?”这是我一直想用的东西,我想能在死之前,用下自己喜欢的东西。

后来,我还买了好多漂亮的睡衣。

我又买了很多想看的DVD

我现在最喜欢的男人是摩根·弗里曼(Morgan Freeman)。我对儿子说“摩根·弗里曼总是演好人啊”。

儿子回答:“他的那张脸如果演坏人才真的很可怕。”

嗯——说的对啊!

 

健忘、迟缓、身患绝症,

在人生最后的日子里,佐野没有一丝消极,

在面对生存的辛苦和不幸的同时,

她以直白而诙谐的口吻展现了对生命的豁达,

用淡然与洒脱的笔触,

为这最后一步写下精彩痛快的一笔。